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史 >

与其说是关注历史

发布时间:2019-05-26 01:29 类别:文史

  25日下战书2:30,出名文史学者李洁在前锋书店开讲“晚清三国”。这是李洁第三次到前锋书店开讲。第一次是1998年,那时他刚出书第一本书《百年独白》;第二次来是出书了畅销汗青乘《文武北洋》。此次他带来了厚达700多页的新作《晚清三国》。

  “汗青是不克不及割裂的,我们今天碰到的所有问题,其实都能在100年前找到响应的泉源,与其说是关心汗青,不如说是关心此刻。”在接管《全球人物》杂志采访时,李洁曾如许表述。

  学者李洁仍是一位报人,上世纪80年代就在青岛日报工作。记者、编纂的履历让他比其他汗青学者愈加固执于汗青的细节。如许的细节在这本书中俯拾即得。如慈禧接见外国使节夫人时说:我们都是一家人;如日本改德国国名为“毒”国;如鲁迅分开医专之谜;如秋瑾发髻是日本出名的“203”发髻。等等等等。这些细节良多源于他的实地探测。在写《晚清三国》这本书时,他两度奔赴旅顺,三赴日本,还去俄罗斯走了一趟。

  但并不是说这本书就只着眼于“小处”。和一般的断代史学者分歧,李洁不但高度还原了那场日俄和平,及其时东北亚地域的政治生态,还发觉那场和平对日俄中三国的国运走向有着极具深远的影响——

  沙俄从此一蹶不振,并很快竣事了君权民主统治,尼古拉二世一家最初消亡;日本从此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,加快了在军国主义道路上的奔驰,最终在1945年无前提降服佩服。对中国而言,没有日俄和平,就没有东三省的建省,也不会有联盟会在东京的成立;没有日俄和平中日本的胜利,关东军就没有资历在东三省驻军;没有东三省的驻军,就没有后来的伪满洲国,更没有侵华和平。

http://apnarahi.com/wenshi/869/

你可能喜欢的